北京赛车

去看书网 > > 汉当更强
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

第五百一十六章 一片好心

更新时间:2020-02-06
ltr /gt
依照赵歇的命令,赵等和赵寒等亲信去了偏殿继续商量第二天具体如何举兵反叛,后殿只留下了宦者令许详一个人陪同赵歇接见邵平,然后没过多久,汉廷直接任命的邯郸郡监御史邵平就被赵宫卫士领进了后殿,带到了赵歇的面前。ltr /gt
ltr /gt
和小黄门奏报的一样,邵平确实是穿着素衣白履戴着孝,还一见到赵歇就行礼拜倒,匍匐在赵歇面前嚎啕大哭,与邵平颇有私交的赵歇也不敢怠慢,忙起身过来亲自搀扶邵平,和蔼说道“邵御史不必如此多礼,快快请起,不知邵御史为什么做如此打扮,难道是家里亡故了什么亲人?”ltr /gt
ltr /gt
“谢大王。”容貌儒雅的邵平抹了一把眼泪,哭泣着说道“多谢大王关心,不过大王误会了,臣下家中并没有什么亲人亡故。”ltr /gt
ltr /gt
“那邵御史为什么做如此打扮?”赵歇有些糊涂,然后还又再次误会,说道“难道是邵御史有什么亲友长辈亡故,所以才穿成了这样?”ltr /gt
ltr /gt
“不是。”邵平再度摇头,哭着说道“大王还是误会了,臣下并不是有什么亲友长辈亡故,是臣下有一位知交好友命将不长,即将过世,臣下心中伤悲,所以才穿成了这样,准备提前为好友吊丧。”ltr /gt
ltr /gt
“提前为好友吊丧?”赵歇听得傻眼,心说有你这样的朋友真好,人还没死,你就已经提前穿成这样给他吊丧,巴不得你的朋友早点断气?是不是还准备着在你朋友的灵堂上耍几把小钱?ltr /gt
ltr /gt
腹诽归腹诽,出于礼节和好奇,赵歇还是又向邵平问道“想不到邵御史对友情如此看重,不知邵御史你那位即将过世的好友姓甚名谁?家住何方?是否要寡人给邵御史你准几天假,让邵御史你去他的家中探望?”ltr /gt
ltr /gt
“不必劳烦大王准假了。”邵平哭得更是伤心,嚎啕着说道“臣下已经见到这位即将过世的朋友了,大王你还请多多保重,不久后到了九泉之下,还请大王务必替赵国的列祖列宗带一个好。也请大王你放心,以后每年到了你的忌日,臣下一定会在家中摆设灵位,供奉酒肉祭祀大王,决计不会疏忘……。”ltr /gt
ltr /gt
邵平的话还没有说完,赵歇当然就已经彻底晕了菜,旁边的许详却是听得大怒,忍不住开口咆哮道“住口!邵平匹夫,你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诅咒北京赛车大王即将过世?”ltr /gt
ltr /gt
“许宦令,难道不是这样吗?”邵平哭着反驳,说道“大王现在已经是病入膏肓,无药可救,不日便将一命呜呼,还注定是死无葬身之地。下官蒙大王不弃,被大王以朋友相待,心中伤痛,提前来为大王吊丧,如何算得上是诅咒?”ltr /gt
ltr /gt
没想到邵平会回答得这么直接和理直气壮,许详也不由有些傻眼,一时间都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邵平,已经回过神来的赵歇则是又愤怒又糊涂,怒道“住口!别以为你邵平是朝廷任命的官员,就可以在寡人面前狂言无忌!寡人问你,寡人什么病已经病入膏肓了?又如何无药可救了?”ltr /gt
ltr /gt
“大王,看来你的病比臣下估计的更严重啊!”邵平听了更是大哭,甚是夸张的捶胸顿足着说道“大王你得的是糊涂病啊!大王你糊涂啊,糊涂到了自寻死路,自取灭亡,还要连累你的全家老小一同陪你送死,彻底的无可救药了啊!”ltr /gt
ltr /gt
“闭嘴!”赵歇的火气再也无法忍耐,一把将邵平推了一个趔趄,咆哮道“来人,给寡人把这个狂夫拿下!”ltr /gt
ltr /gt
殿上卫士唱诺,立即冲上前来拿人,邵平却是毫无惧色,大声说道“且慢!敢问大王,臣下好意来为你吊丧,为什么要让卫士把臣下拿下?”ltr /gt
ltr /gt
“你诅咒寡人,寡人为什么不能拿你?”赵歇恼怒反问道。ltr /gt
ltr /gt
“臣下如何诅咒大王你了?”邵平神情很是奇怪的反问道“难道大王你不糊涂吗?大王你如果不糊涂,为什么要无缘无故的自寻死路,撤换劳苦功高的邯郸郡守李郡尊?又为什么要在王宫之中接连召开会议,召集亲信密议大事?”ltr /gt
ltr /gt
邵平的话音未落,赵歇就已经是脸色大变,还脱口就问道“你是如何知道的?”ltr /gt
ltr /gt
“若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邵平回答得很直接,说道“大王你连续两天在后宫召集亲信密议大事,这一点不但臣下知道,还有很多人都知道,其中当然也包括夏相国和刚被大王你收走实权的李郡尊。”ltr /gt
ltr /gt
赵歇的脸色更变了,还忍不住悄悄看了一眼另一边的许详,见许详也是面如土色,汗出如浆,赵歇心中难免更是慌张,忙说道“那又怎么样?寡人是赵王,召集臣下商议国事天经地义,有什么不对?还有,邯郸郡是北京赛车赵国土地,寡人愿意让谁当邯郸郡守是寡人的自由,谁能干涉?”ltr /gt
ltr /gt
“大王,你嫌诬告你准备谋反的人还不够多吗?”邵平平静反问,又问道“大王可知,这几年来,有多少人秘密上奏朝廷,诬告大王你企图谋反,准备反叛朝廷?”ltr /gt
ltr /gt极游傲世
“有这事?寡人怎么不知道?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赵歇大惊问道。ltr /gt
ltr /gt
“大王你不知道,那是因为他们确实是诬告,北京赛车的皇帝陛下英明睿智,不愿意对大王你无故加罪,所以没有声张,也没有让你知道。”ltr /gt
ltr /gt
邵平回答得十分直接,又说道“至于那些无耻小人为什么要这么做,原因却是很多,有的是胡乱揣测皇帝和朝廷的心思,认为皇帝陛下有意剪除异姓王,为了邀功请赏,讨好皇帝升官发财,所以就故意捏造罪名诬告大王你。也有的是和大王你有仇,想要挟私报复;也有的是奸相张耳的余党,想要借刀杀人,为奸相报仇;还有的是唯恐天下不乱,捕风捉影,凭空诬陷,损人不利己。总之如果不是北京赛车皇帝陛下仁厚宽宏,朝廷早就有无数借口可以把大王你拿下了。”ltr /gt
ltr /gt
说到这,邵平又苦笑出声,说道“可笑大王你对这些情况不但一无所知,不知道收敛锋芒,早定脱身之计,相反还自寻死路,撤换朝廷任命邯郸郡守收掌实权,乃至收掌兵权,授人以柄,主动招惹皇帝和朝廷猜疑,所以臣下今天才说大王你的糊涂病已经是病入膏肓,无药可救,也不日便将身首异处,重蹈临江王英布的覆辙。”ltr /gt
ltr /gt
赵歇的脸色更苍白了,半晌才说道“就因为寡人撤换李元,陛下就要杀北京赛车?”ltr /gt
ltr /gt
“大王,如果你处在皇帝陛下的位置,你说皇帝会不会杀了你?”邵平反问,又说道“大王你的王位是张耳、陈余拥立而得,并非北京赛车的皇帝陛下亲封,与皇帝关系生疏,又在楚汉大战期间毫无寸功,皇帝陛下能够让你继续担任赵王,已然是如天之恩。现在你却不思回报,反而撤换皇帝陛下间接掌握实权的邯郸郡守,收揽权力,同时又接连召集亲信密议大事,假如大王你处在了皇帝的位置,听到了这些消息,你睡觉还敢放心合眼吗?你又会不会生出先下手为强一劳永逸的打算念头?”ltr /gt
ltr /gt
邵平问一句,赵歇的脸色就苍白一分,待到邵平问完,赵歇的脸色更是苍白得与白绢毫无区别,邵平察言观色,见赵歇心中已经恐惧到了极点,便又说道“大王,千万不要以为山高皇帝远,你在邯郸就可以为所欲为,你是赵王不假,也有许多的赵氏宗族支持也不假,但你不要忘了,张耳陈余两个奸相掌权期间,你这个赵王形同傀儡,几乎毫无实权。朝廷大军攻破巨鹿之后,是归还了你不少权力,但是兵权一直都被赵相夏说掌握,赵队里的上上下下,不是夏相国的人,就是朝廷的人,你如果敢有什么动作,只怕不用朝廷动手,赵队就能直接把你拿下!”ltr /gt
ltr /gt
邵平这话说的当然都是实情,也正因为如此,赵歇才听得是汗流浃背,心头颤抖,另一边的许详看出不妙,忙上前来把赵歇拉到一边,附到了赵歇的耳边低声说道“大王,不要听这个匹夫胡说八道,至少王宫卫队还被北京赛车掌握,突然动手,北京赛车未必没有胜算!而且巨鹿距离邯郸不过一百多里,你在那里经营多年,实在不行,北京赛车还可以立即撤往巨鹿和赵郡尊会合。”ltr /gt
ltr /gt
仿佛是听到了许详的低语,远处的邵平又突然开口,说道“大王,你如果想垂死挣扎的话,臣下可以保证,绝对没有任何作用。夏相国今天故意告假没有进宫参加朝会,就已经是铁证,邯郸城外的驻军全部是由他控制,他只要一声令下,城外军队马上就能进驻城内,接管城防。”ltr /gt
ltr /gt
“还有。”邵平又补充道“就算大王你在巨鹿颇有根基,也侥幸逃出了城外,也注定是很难赶到巨鹿,与赵卉赵郡尊会合。因为大王你不要忘了,在巨鹿和邯郸之间,还有一个曲梁也驻扎有军队,那里的军队同样是由夏相掌握,夏相国既然已经生出了防范的心思,又怎么可能会忘了不给曲梁的驻军打一个招呼?”ltr /gt
ltr /gt
这下子就连最为冥顽不灵的许详都无话可说了,邵平则又说道“大王,臣下斗胆,还想以朋友的身份再提醒你一句,你虽然是赵氏族长,但赵国王室也并非铁板一块。赵国的先祖赵武灵王禅位给赵惠王之后,因为父子争权,公子成斩杀兄长公子章,包围沙丘行宫,在赵惠王的暗中授意下把赵王武灵王活生生饿死,父子手足骨肉相残,大王你如果敢有什么异动,或是贪图荣华富贵,或是为了身家性命,赵氏宗族中未必就不会有人效仿公子成和赵惠王公子何大义灭亲,殷鉴不远,还望大王千万不要忘记。”ltr /gt
ltr /gt
回想起了自己几个亲信在决计起事时的犹豫态度,还有自家先祖以前干出的那些漂亮事,原本已经下定了决心的赵歇重新动摇,忍不住慢慢走回了自己的王座缓缓坐下,许久后才颤抖着说道“这么说来,寡人已经是非死不可了?这个时候就算寡人重新让李郡尊担任邯郸郡守,皇帝和朝廷也容不下寡人了?”ltr /gt
ltr /gt
“当然容不下。”邵平一句话直接粉碎赵歇的最后希望,说道“大王你只要站在皇帝的位置上设身处地的想一想,你会不会还容得下已经生出了谋反苗头的你自己?还有,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大王你这几天密议的事,无论如何的杀人灭口,恐怕也迟早会传进皇帝陛下的耳朵里。”ltr /gt
ltr /gt
赵歇的脸色彻底灰白,旁边的许详忙上前两步,想乘着这个机会怂恿赵歇拼死一搏,不曾想邵平却又抢着说道“不过嘛,大王如果想要活命,想要保住荣华富贵,当然也不是没有办法。臣下感念大王恩德,这次入宫吊丧,就给大王你带来了一样可以救命的东西。”ltr /gt带着红楼到红楼
ltr /gt
“什么东西?”赵歇下意识的飞快抬头。ltr /gt
ltr /gt
邵平不答,只是伸手入怀,从怀里掏出了一份简牍,赵歇见了焦急,推开准备上前替自己接过简牍的许详,直接冲到了邵平的面前亲自接过简牍,可是展开简牍仔细一看时,赵歇却又傻了眼睛,原来这份简牍,竟然是一户赵国百姓控告赵歇独生儿子赵贾纵容门客,打死他们家人的文书。ltr /gt
ltr /gt
“邵御史,这东西怎么能救寡人的性命?”赵歇奇怪问道“寡人的儿子纵容门客,打死纠正他们不法行为的司寇官寺假佐,事后又仰仗寡人的权势向司寇施压,逼迫司寇官寺不得追究这件事,这是让寡人罪上加罪,如何能救寡人的性命?”ltr /gt
ltr /gt
“大王放心,一定能救。”邵平沉声回答道“明天的朝会上,大王你只要把这道简牍公诸于众,先将你的太子拿下问罪,然后再上表朝廷,主动请求皇帝陛下惩治你的教子不严之罪,废除你的王爵,臣下就可以担保你能逃得活命,还能保住荣华富贵,世世代代享受不尽!”ltr /gt
ltr /gt
“你的意思是?”赵歇终于明白了邵平的意思,说道“让寡人以王爵为交换,换取皇帝和朝廷对寡人法外开恩,不加死罪?”ltr /gt
ltr /gt
邵平坦然点头,旁边必须依附赵歇才能享受荣华富贵的许详则一听急了,忙向赵歇伏地拜倒,连连顿首说道“大王,千万不能这样啊!千万不能这样啊!大王你可是赵国的王室之后,祖宗的江山来之不易,大王你千万不要听这个卑鄙小人的无耻言语,拱手让出赵国的社稷江山啊!”ltr /gt
ltr /gt
“大王,恕臣下直言,赵国的江山社稷确实来之不易,可是你有资格坐这个江山吗?”ltr /gt
ltr /gt
邵平懒得和许详辩驳,只是直接向赵歇说道“想必大王你自己也非常清楚,张耳和陈余两个奸相当初之所以拥立你为赵王,不过是想借着你的旗号收买赵国人心,压根就没有真的把你当做大王尊重。后来两个奸相束手就擒,出钱出力的也是朝廷军队,大王你在期间不但寸功未建,还几次坐视张耳奸相反复无常,背叛皇帝倒向西楚,赵国的子民,如何可能真心拥戴大王你在赵国称王?大王你的功勋德望,又如何配得上赵王的头衔?既然德不配位,索性还不如自己交出去的好。”ltr /gt
ltr /gt
“住口!你这个朝廷派来的走狗!闭上你的狗嘴!来人!快来人!把这个匹夫拿下!拿下!”ltr /gt
ltr /gt
许详彻底忍无可忍,大声叫嚷着逼迫殿上卫士把邵平拿下,但是因为赵歇没有开口的缘故,殿上的卫士却不敢有所动作,只是看着神情犹豫的赵歇等待他的命令。邵平也知道赵歇此刻心中天人交战,便又说道“大王,悬崖勒马还来得及,是生是死,也已经在你的一念之间,臣下言尽于此,你请决断吧。倘若你真的决心拼死一搏,请现在就把臣下拿下问斩,臣下也早就抱定了回不去的决心。倘若你愿意悬崖勒马,明天的朝会上,就请把这份简牍公之于众,然后主动上表请求朝廷废除你的王爵。臣下估量,以北京赛车皇帝陛下的宽厚仁慈,最起码也会给你留下一个侯位,还有几个县的食邑,让你逍遥终身。”ltr /gt
ltr /gt
“宽厚仁慈?”赵歇直接笑出了声音,说道“确实是宽厚仁慈啊,不然的话,皇帝陛下怎么会想方设法的把你安插到寡人身边?等着这个机会对寡人说这些话?”ltr /gt
ltr /gt
“如果皇帝不是宽厚仁慈,又怎么会让臣下来到大王你的身边呢?”邵平回答得更加直接,说道“这是皇帝陛下好心为大王你安排的退路啊,至于大王你愿不愿意走这条路,就看大王你愿不愿意接受皇帝陛下的这份好意了。”ltr /gt
ltr /gt
赵歇脸色灰败的垂下了头,半晌才有气无力的说道“你先回去吧,让寡人考虑一夜,明天再做决定。”ltr /gt
ltr /gt
邵平拱手答应,旁边的许详却急了,忙说道“大王,不能让这个匹夫走,他出了宫只要把刚才的话泄露出去,有的人就会提前做好准备!”ltr /gt
ltr /gt
“不让他走,有的人就不会提前做好准备了?”赵歇的笑容无比苦涩,然后向邵平无力的挥了挥手,说道“去吧,不管将来如何,寡人都领你这个情,感谢你的好意。”ltr /gt
ltr /gt
邵平行礼,然后头也不回的直接出了后殿,留下赵歇在后殿脸色灰白的沉默不语,还有许详匍匐在赵歇的脚下嚎啕大哭,拼命哀求赵歇不要主动交出王位。接着不知不觉间,赵等和赵寒等几个亲信也一起回到了后殿,还全部垂着头神情各异,一言不发。ltr /gt
ltr /gt
“你们都听到了?”ltr /gt
ltr /gt
赵歇问,见几个亲信一头,赵歇便又问道“那你们认为,寡人该如何行事?”ltr /gt
ltr /gt
回答赵歇的,是几个亲信的久久沉默,赵歇见了更是绝望,便说道“那你们都回去休息吧,让寡人仔细想一想,寡人也必须得仔细想一想。”ltr /gt
ltr /gt
ltr /gt
北京赛车_北京赛车官网【信誉无忧】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
台湾宾果彩票 5分快3 手机买彩票正规软件 澳门5分快3 3分时时彩官方网 3分快3 5分pk10 五分飞艇 大发快乐八 澳门pk十